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战神 > 第218章 从窗口飞进来的剑!
    梁雪安在这浴缸里坐了一分钟,那些黑色源力便如潮水般重新涌回了她的体内。

    而随着黑色源力每涌进一分,她那精致的俏脸之上便多出了一分皱纹。

    等到浴缸里的水完全变得清澈之时,梁雪安的面部和颈部再度变成了暮年老太太的样子——满是皱纹,非常松弛,到处都在显现着岁月的痕迹。

    轻轻地叹了一声,梁雪安自言自语:“还是没办法,只能坚持把这些黑暗源力驱除两分钟的样子,这些源力似乎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我的身体……”

    她的声音之中满是无奈。

    听起来,这些黑色源力,也并不完全受她的掌控。

    梁雪安站起身来,擦干了身上的水花,看着镜中的苍老容颜和年轻的身体,再度摇了摇头。

    “目前,我只能尽力把皱纹控制在脸上,不让其扩散全身。”梁雪安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眸间光芒闪动,“难道,要维持这种模样一辈子吗?”

    不过,她忽然发现了自己的锁骨有变化。

    那里的皮肤,似乎也变得松弛了。

    而锁骨再往下,还没有松弛的迹象,依旧很饱很满,但是,梁雪安似乎已经预见到了接下来的趋势了。

    如果让黑色源力对自己的侵袭进一步加大,那么自己的衰老程度也会增加。

    虽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衰老,但是,女人谁不爱美?谁不想重新拥有绝丽的容颜?

    浴室里,再度响起了一道轻轻的叹息声。

    …………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来了。

    “老梁,是我。”林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老梁?

    听着这称呼,梁雪安一把将林然掐死的心都有了!

    哪个女人愿意别人说自己老?

    更何况,梁雪安这种老态是被迫的,也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

    “混蛋。”

    梁雪安迅速地穿戴整齐,然后打开了门。

    “老梁,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冷。”林然说道:“这样子能把人活活冻死啊。”

    梁雪安扶了一下眼镜:“东西拿到了?”

    “给。”林然从身后拿出了一本册子。

    梁雪安刚要伸手去接过来,林然却把手缩了回去。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这东西给你。”他微笑着说道。

    梁雪安看着林然,神情很淡,一言不发。

    “你那天隔着那么远,却还能够把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这是什么功法?”林然说道,“你的实力得有多强?”

    “这是两个问题。”梁雪安淡淡说道。

    “那你就回答第一个吧。”林然说道。

    然而,梁雪安偏偏回答了第二个。

    “我实力不强。”她的声音仍旧很淡。

    “老梁,你这……听你一席话,好像什么都没讲。”林然无奈地说道。

    “拿过来。”梁雪安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然只能无奈地把这册子交了出来。

    “其实,这功法很玄妙,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应该是可以找到改良的方案的。”林然说道,“我在这方面还有点特长,要不,我们一起分析分析……”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梁雪安就已经把房门关上了,那门板差点撞到了林然的脸。

    “老梁,不带这样的啊,我好不容易打败了一个s级,才把东西给你拿过来,可你倒好,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林然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听到梁雪安的声音响起:

    “谢谢,你走吧。”

    听着这一点诚意都没有的道谢,林然只能无奈离开,他拿这个性子古怪的老教授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房门内。

    梁雪安坐在书桌前,翻看着这本记载着邪门功法的册子,眸光微凝。

    简单地翻看了一遍之后,梁雪安便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她刚刚所看过的每一个字,都开始呈现在脑海之中了!

    下一秒,梁雪安体内的黑色源力,便开始沿着这册子上所记载的功法路线开始运转了!

    好家伙,她竟是瞬间便学会了这功法路线!

    原来这功法,不仅男人能练,女人也可以!

    而且,效果好像更直接!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当梁雪安运转起这种功法的时候,体内的黑色源力就像是遇见了亲人一样!好像充满了极其兴奋的情绪!在她的体内简直都要沸腾起来了!

    …………

    到了下班时间,林凯歌的车子便已经开到了宁大的校门口。

    自从林然来到这边就职之后,宁大的这个校门也算是见证了不少的冲突了。

    看到林然和黎秋水并肩走出来,林凯歌立刻迎上前去。

    其实,这两天来,他已经和黎秋水见过两次了,都是商谈地五千万奖学金的细节。

    “一直想见你,也见不着。”林凯歌看似还挺热情,对林然说道,“只能过来这儿堵你了。”

    “借我的手,除掉了北境五省的最大商业竞争对手,轻轻松松地就达成了利益最大化,林家主好手段啊。”林然微微一笑。

    严格说来,他这句话其实算不得嘲讽,相反,还对这个堂哥有几分佩服。

    当然,佩服之余,就只剩警惕了。

    一个能顺势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的确是值得提防的。

    “不不不,其实不是轻轻松松,说实话,我等待已久,就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林凯歌说道,“为了表示感谢,能不能赏光,请你们两口子吃顿饭?”

    这家伙可真会说话。

    黎秋水第一时间出言否认,说道:“林先生别这么讲,我和林然并不是两口子。”

    不过,否认完之后,黎秋水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林然。

    “对对对,我知道不是,但早晚会是啊。”林凯歌满脸笑容。

    黎秋水的面色不变,但是清澈的眸子间却升起了一抹很难察觉的期待之意。

    林然看了看这个堂哥,道:“那这次的饭局,不会再有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们来捣乱吧?”

    “他们与我而言,已经连狐朋狗友都算不上了。”林凯歌的这句话初听起来似乎带着一点点的无情之意。

    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他现在是林家家主,而以往那些世家公子小姐,已经不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人了。

    …………

    等到了林凯歌事先安排的餐厅,林然专挑贵的点,一点都没有给自己的堂哥省钱的意思。

    “你悄无声息地做了这么多,担不担心高家事后知道这些消息?”林然问道。

    如果高玉海不傻的话,应该能从这件事情之中找出一些和林家有关的蛛丝马迹的,尤其是当告捷能源的奖学金告吹之后,林家旗下的林氏能源立刻递补而上,这就着实有点耐人寻味了。

    “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告捷能源少了一个智商还不错的接班人。”林凯歌摇了摇头,笑道,“而且,我也不担心告捷能源会报复,林家在商场上的对手可多着呢,不差这一个。”

    “这么自负的话,听起来不像你说的呢。”林然说道,“最重要的是,你答应我们家秋水的五千万奖学金,可不能赖掉啊,不然我把你们林家给平了。”

    听到“我们家秋水”这个词,黎秋水的脚在桌子下面轻轻地踩了林然的脚面一下:“别乱套近乎。”

    其实,虽然黎秋水嘴上不认,但是她的心里面,是真的喜欢林然这种充满了占有欲的小打趣。

    听到林然说“你们林家”这个词之后,林凯歌摇了摇头,他直视着林然,很认真地说道:“林家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可我不会再跨进去的。”林然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在把林擎苍的死,归咎到我的身上呢。”

    “我这个当儿子的都不这样想,父亲去世,我很难过,但是,我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你的责任。”林凯歌说着,端起了一杯酒,“希望这件事情,不要成为我们之间的隔阂所在。”

    说完,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将酒杯重重地顿在桌子上,林凯歌说道:“这是我今天之所以把你约出来……最想谈的事情。”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所以,我也不会再在这件事情上和你有任何的隔阂。”林然摇了摇头,也喝干了杯中酒。

    “其实,我很希望你能回来,回来帮我。”林凯歌看着林然的眼睛,道。

    “这不可能。”林然嘲讽地笑了笑,“我的好哥哥,自从我回来之后,你有多少次都把我当成了你手里的刀?恐怕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

    林凯歌倒也没生气,他自嘲地说道:“的确,好像在利用你这方面,我还挺有心得的。”

    “最近怎么一直见不着子衿?”林然话锋一转,皱了皱眉头,“那次听说她受了伤,但是我想去探望的时候,却被她拒绝了。”

    “子衿的伤势不重,甚至从表面上都看不出来什么问题,她已经去希尔兰洲拜访一个剑道高手了。”林凯歌说道。

    “希尔兰洲有什么知名的剑道高手么?”林然觉得哪里有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具体的问题在什么地方,他摇了摇头,“世界上的用剑好手,不都全在大夏江湖世界吗?”

    “说的没错!”

    这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传了进来!

    随后,餐厅的玻璃轰然碎裂!

    一把闪着寒芒的长剑从破碎的窗口中飞了进来,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直接插在了林然面前的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