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狂少纵横 > 第203章 插曲
    “我只需两千万。”云开大言不惭的伸出两根手指。

    一个亿实在没那脸皮要。

    两千万的叫价会让孙武即刻答应。

    对于坑孙武,云开不会有自责心。

    “再次多谢云少慷慨!”孙武满脸惊喜的感谢。

    “该办正事了。”云开提醒着孙武该让行了。

    孙武脸上的喜色瞬逝。

    云开没觉得孙武在演戏。

    云开想到和孙武闹出这么大动静竟然楼下无人来查看,破妄邪瞳看去,只见下方客厅沙发上齐刷刷的躺着十几人。其中高松独坐单人沙发看管。

    “楼下是些什么人?”

    云开心有大致猜测,别墅外的那些人他看着像是保镖。而冷锋之前说了,马亮这别墅有着护卫和执法人员,既然保镖性质的护卫在外,那楼下的就是执法人员了。

    这孙武还真是大胆,竟敢给执法人员下安眠药!

    “执法人员。”孙武回应一声,随之招呼道:“云少你稍等片刻,我去叫马亮出来。”

    “不用了。”由于楼下的情况,云开觉得还是自己去找马亮比较妥当。

    “云开!”

    此时一道惊讶含怒的惊呼从左侧传来。

    云开顿时杀意凛然,这声呼喊正是出自坐着轮椅出了房间门的马亮之口。

    马亮见云开满眼杀意,立时扯着嗓子呼喊:“来人啊!”

    “爷我在呢!”右侧走道呼喊着跑来一名身着睡衣的女子,正是马亮的情人梁艳

    “武爷。”高松从楼下赶到,看了眼马亮,却是向孙武打招呼。

    从其见到云开没有惊讶的反应来看,也是知道云开这客人会来。

    云开的目光被梁艳吸引,正是因为其火爆的身材。不是起了色心,而是这梁艳的睡衣太暴露,且还不整洁,更重要的是脖子上有着斑斑红痕。

    吻痕?

    马亮可是在左侧房间睡觉的。

    云开目光看向右侧走道,面色当即古怪起来,那里正瑟缩着一名进退两难的帅小伙,此时的他全身只着一条大裤衩,正借着黑暗向这边灯光下偷眼看来。

    云开心中暗笑:这是误以为偷情被马亮抓到了?

    这人云开还认识,正是上次与梁艳趁着马亮不在,在主卧嗨皮的帅小伙。

    马亮见呼喊下就两个人到来,见到云开紧张下也没注意到梁艳的异常,当即向高松询问:“我的人呢?”

    高松开口反问:“马爷你指的是哪些人?”

    “我雇来的武者呢?”马亮问出具体情况。

    不过马亮这会儿已经安心下来,毕竟自己如今有着执法人员看护,且孙武在此,量云开不敢乱来。

    梁艳悄悄拍了拍胸脯,似是因为马亮没有发现她在偷情而放下心来。

    “雇佣的钱已经退了,他们自然回去了。”

    孙武的这插话让得马亮心中顿时惊悚。

    “武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马亮不解的向孙武询问。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孙武回道:“你后请的耀华武馆的人已经和你终止雇佣关系了。”

    “武哥,那我的护卫呢?”马亮再问。

    孙武摇头反问:“你何来的护卫?”

    马亮心中拔凉:“那...那些执法人员呢?”

    “武爷,我迫不得已给他们吃了安眠药。”高松这时向孙武汇报情况。

    孙武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高松!你特么的想干嘛?”马亮对着高松喝问。

    高松摇头说道:“马爷,是你太过分了。

    “吴耀华你不得好死!”马亮出言诅咒耀华武馆馆主,继大弟子周朝先后,他又是用光了所有能动用的金钱,三千万买了十名先天武者的三天保护期。

    “高松你特么的这白眼狼!”马亮对着高松嘶吼,他腿脚不便,正是让高松和耀华武馆接的头。

    云开对于高松这个人很是无感,马亮可是对其有了疑心,却还是让其帮忙,这其中......

    云开掐断思绪,自己可不是来当侦探的。

    “聒噪。”云开表示不耐,抬步向马亮走去。

    “云少,可否容我和马亮说几句话?”孙武的话语的满含请求。

    云开默认,此处不光有着高松,还有梁艳与其情人这局外人,想要全身而退,只能是施那辣手。

    “武哥,云开怎么会在这里?”马亮当即向孙武询问。

    “云少自然是来找你的了。”孙武也不隐瞒,心思也表达的很明显了。

    “武哥,你不管我了?”马亮抱着侥幸心理询问。

    孙武摇头:“我不是云少的对手,保不下你。”

    “武哥我做错了什么你直接和我说!我一定都改!”马亮真的怕了,孙武这是有心逼死他。

    孙武微微摇头:“小亮,你一直便走错路了。”

    马亮重重摇头:“武哥!还不迟!我会老实做人的!”

    “云开,我已经废了,你何必赶尽杀绝呢?”马亮随之又轻声变相请求于云开。

    云开不予理会,杀意不曾有一丝消减。

    孙武面容泛冷:“小亮,我希望你可以体面一点。”

    马亮面露绝望:“武哥你真的如此绝情?”

    云开当即看出马亮眼中闪过狠色,他的手摸向背后,那里有把手枪!

    云开有自信搞定持枪的马亮,也不觉得孙武会看不出马亮的小动作,便也不提醒。

    孙武依旧摇头:“你于华海市来说都是一个祸害。”

    马亮却是咧嘴狞笑:“武哥,你无情,那休怪我无义!”

    马亮从背后摸出枪来,对准了孙武。

    同时间,高松从怀中摸出枪指向马亮。

    高松喝道:“马爷你立即放下枪!”

    马亮把枪口转向高松,怒骂:“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高松摇头说道:“马爷,你不该有反叛之心。”

    “武哥,我马亮自被废了修为,心便是死了。”马亮先是表达心绪。随之满脸凶狠:“今夜我们就玉石俱焚!”

    孙武面对枪口丝毫不惧,没有回话,目光在梁艳身上稍作停留。

    “爷...我...我可以先离开吗?”这时惊惧的梁艳磕磕巴巴的说出诉求。

    “你特么的还想走!过来给我挡子弹!”马亮面色狰狞的招呼着梁艳挡住高松的枪口。

    梁艳惊吓的跌伏在地,连连摇头哭诉:“不...不要啊!呜呜呜......”

    咚!

    右侧走道中传来声响。

    云开看去,是那帅小伙腿软扑跌在地。

    马亮对着黑暗的走道喝斥:“谁!给老子出来!”

    “饶命啊!”帅小伙呼叫着快速爬来,惊恐的看着马亮手中黑黝黝的手枪。

    “他是谁?!”马亮看着只着裤衩的帅小伙向梁艳怒声询问。

    “呜呜呜......”梁艳只是哭泣。

    “闭嘴!”马亮喝止梁艳的哭泣。随之再问:“我问你他是谁?“

    云开不耐烦了,准备拿下恃枪逞威的马亮。

    孙武却是对着云开摇摇头。

    云开疑惑之下暂且压下不耐。

    “我...请的司机。”梁艳结巴着回应。头都不敢抬。

    “司机为什么会从客房出来?”马亮冷声再问。心中是有数了。

    “今天家里不是来了很多人么,我怕遇到危险便是让他保护我了。”梁艳一改畏畏缩缩,话语流利起来。想必这说法在心中是早有模拟很多次了。

    “特么的!”马亮面色铁青的怒骂一声。随之把枪口对准了梁艳,问道:“他在床上保护你吗?”

    梁艳立时摇头,随之气恼的反问道:“亮哥你在说什么?你是觉得我背叛你了吗?”

    “呜呜......”梁艳说道完已经是委屈的哭泣了。

    “闭嘴!”马亮自然不信。向帅小伙询问:“你特么的是来干什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