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道祖啊 > 第八十九章 重塑门风,从我做起
    楚朝飞心满意足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好河山,拍了拍柳俊义的肩膀以示勉励,自己则是转头去了庆知山的木屋。

    “诶,楚哥,还有一件事……”

    柳俊义突然叫住楚朝飞,一反手,手中出现一封书信递给楚朝飞。

    楚朝飞诧异看了一眼柳俊义,随手接过书信,因为打算去找庆知山讨论讨论那甲骨碎片的事情,所以也没放在心上,淡淡道:“有什么事等我出来再说吧。”

    说着,便转头向庆知山的小屋走去。

    庆知山自是关注着楚朝飞的一举一动,在楚朝飞刚到门口还未开口的时候,木屋门便自行打开。

    楚朝飞迈步而入,木门紧闭,再无半点声响。

    看着楚朝飞的身影,柳俊义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最近很是困扰。

    之前因为一直在景秀峰修行,也没怎么出面过,偶尔露面也大多没有什么存在感。

    直到招聘会后,师父应天机让他注意一下形象,多出去走走有个玄道门大师兄的样子,不能给道祖丢了脸。

    他觉得有道理就稍微打扮了一下。

    没想到露面的次数多了,竟然经常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书信。

    大多都是什么说自己修行方面有些问题,让自己去帮忙答疑解惑。

    他就纳了闷了,你修行上有问题去问老师啊,问我干什么,我不用修行的嘛?

    不过身为首席大师兄,柳俊义自然也没有拒绝,毕竟师弟师妹有问题,自己身为师兄,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但是去了之后,哎呀柳俊义都不想说。

    那些师妹呀,一天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问他的都是修行方面最基础的问题。

    甚至有些问题连没修行的小屁孩都会,真搞不懂她们怎么有脸问的啊?

    那么简单都不会,还修仙呢?

    而且全都是女弟子,没有男的。

    柳俊义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女弟子事儿那么多。

    让他去了,问几个简单问题后,要么就是要留他吃顿饭,要么就是说自己身上哪疼,让他帮忙渡送气机孕养。

    还有极个别,竟然对他动手动脚,让他脱衣服!

    这成何体统?

    这不摆明了想偷自己的双子剑匣?

    一天天的没点正形,不知道修行,净想些歪门邪道。

    没钱可以给他说嘛,他也可以借啊,偷偷摸摸算什么?

    还有一些更大胆的女弟子,说什么想跟他双修证道。

    诶呦我滴亲娘嘞。

    真就为了修行不择手段?

    玄道门什么风气啊?

    还双修证道?

    修行之路就应该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走捷径是注定没有好结果的!

    所以毫不例外,柳俊义狠狠的训斥了那些师妹,让她们把心思都放在修行上。

    但不知为何,那些女弟子不但没有改,反而还变本加厉。

    还说什么,玄道门大师兄特别正直,是个正人君子。

    这不废话么。

    他作为玄道门首席大师兄,能不正直么?

    重塑门风,从我做起!

    所以他打算告诉道祖,让道祖整治一下门内的风气。

    男弟子怎么就没那么多问题呢。

    归根结底呀,柳俊义还是觉得女弟子太浮躁。

    刚才那书信,便是一个女弟子给他写的,其内容露骨,简直是令人发指!

    双修证道,鱼水之欢。

    没眼看呀没眼看。

    为了修行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当真是让柳俊义心寒。

    不过道祖现在显然没有那个心情跟他讨论这件事,刚出关的道祖要去找庆前辈应该是商量某种大事。

    罢了,等道祖出来再说吧。

    这件事他也给师父说过,但是师父听完之后,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仿佛在恨其不幸怒其不争,甚至里面还有一抹可怜的神色。

    柳俊义理解师父的心情,那些女弟子被邪门歪道迷了心窍,确实可怜。

    但是师父貌似根本没有去整治的心思,只是让自己专心修行不要再多虑。

    所以柳俊义才打算跟道祖商量一下。

    无奈的叹了口气,柳俊义两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自下而上一挑。

    就听一声嗡鸣,双子剑匣当中的长剑铿锵一声出鞘,被他双手握住,而后全心全意的练起剑来。

    庆知山的屋内,楚朝飞坐在椅子上,轻声问道:“前辈你可知道诸圣黄昏?”

    庆知山点点头:“诸圣黄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诸圣之战,打的万星界破碎,各种绝地禁地都是被打出来的,自此以后天道摒弃,世上再无立道,但那也仅仅是对大部分人而言,毕竟诸圣时代留下的东西太多了,除非天道想让万星界毁灭,否则肯定会有空子钻,这一点想必你也清楚,为什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

    楚朝飞苦笑着取出甲骨碎片,他也不担心庆知山会泄密,毕竟好歹也是道祖的密友,肯定也不会为难自己这个小晚辈。

    庆知山诧异的接过甲骨碎片,在楚朝飞的示意下,以玄气催发,而后见到了那碎片当中记载的场面。

    不过片刻,庆知山便睁开眼睛,轻笑道:“这里面记载的确实是诸圣黄昏的场面,应该是一场规模不小的战斗,我这些年四处游历,倒也道听途说了许多诸圣时代的事迹,真假参半,可以确定的是,诸圣之战是有原因的,且大概率与道尊有关。”

    “道尊?”楚朝飞皱了皱眉。

    庆知山摸了摸灵犀扳指,道:“不错,道尊在诸圣时代涉及的事件很多,他天赋极强,是为数不多的参破了修行大道的人,我拜访过几位从远古时代存活下来的异族,他们告诉我的颇有参差,但整体都指向道尊,但具体内幕,有些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礼圣元既然给你留下了这东西,说明你有知道的必要,不用有太多顾虑,想去追寻真相去就便是了。”

    楚朝飞听的一愣一愣的。

    拜访过异族?还是诸圣时代活下来的?

    《人脉》

    心中赞叹一声,楚朝飞点了点头道:“那碎片当中有说下一个碎片所在的地点,这意味着如果我要去,那就要走出玄道门,但若是这样出去,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内个前辈您有没有什么能易容或者隐藏的宝贝……”

    到底还是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楚朝飞自然是很想去的,毕竟那里面除了碎片,想必还有让自己突破到下一阶段的玄气清泉,他可不觉得自己能靠着纯粹的吸纳玄气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那得修行到猴年马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