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ni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藏胎法界的变化
    一场杀戮停止,整个清河县城血流成河,没有人注意到,大地深处有十八道人影在血泊中沉浮,汲取着血液的力量。

    所有血液化作涛涛黑色气机,被那十八道人影吸收。

    张金称逃出清河,重整兵马,七千铁甲在清河城外驻扎,犹有不甘的看着清河城,看着清河城中的那一只只队伍。

    错不是他出生平凡,麾下没有大将镇守,又怎么会败得如此凄惨?

    怎么会败得如此不堪?

    这就是寒门出身的弊端,即便你获得再多的力量,可手下没有人才支撑,依旧是难成大器。

    这也是天子不得不不断向世家妥协的原因。

    天子需要世家的人才相助自己治理天下。

    若有朝一日世家忽然转投他人,今日的张金称便是明日的杨广。

    洛阳城中

    杨昭面色阴沉的看着手中信报,在其身边韦云起等人沉默不语。

    “韦大人怎么看?”杨昭看向韦云起。

    “清河郡五大家族被屠,可是捅破天的大事,张金称犯了忌讳!”韦云起慢条斯理道:

    “关键是三万铁甲,乃是一个变数。”

    各大世家扶持盗匪,用来对抗朝廷,向朝廷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现在各路盗匪获得了铁甲,有如此武力在手,岂会还心甘情愿被世家掌控?

    “接下来便是世家与盗匪的争斗,这般变局出现,对于朝廷来说,乃是好事。只是可惜了这三万铁甲,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韦云起叹了一口气。

    “如何处置?”杨昭问了句。

    “张金称公然打入清河县城,等同于造反,此人不能留。他若留下来,便是对我大隋名望的打击。至于说其余盗匪,不如放其归山,坐观那群盗匪反噬各大世家。”韦云起道:

    “剿灭张金称,朝廷也能收回部分铁甲,乃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派人去?”

    “朱拂晓足矣!”

    就在韦云起与太子杨昭在殿中商议之时,忽然一阵脚步声响,内侍站在门外恭敬道:“殿下,宇文成都求见。”

    “宇文成都?他来作甚?”杨昭愕然,略作思忖道:“请他进来。”

    韦云起起身:“臣还需回避。”

    说完话躲入了偏殿内。

    不多时,就见面色阴沉的宇文成都与杨玄感联袂自门外走来,然后径直跪倒在杨昭身前:“臣宇文成都叩见殿下。”

    “臣杨玄感叩见殿下!”

    任谁也想不到,往日里敢与杨昭争锋的杨玄感,此时竟然表现的如此谦卑。

    “二位将军莫要多礼,速速起来吧。”杨昭伸出手去,要将宇文成都扶起来。

    “臣听闻清河有盗匪张金称,竟然公然占领清河郡,臣愿意为朝廷领兵讨伐逆贼。”宇文成都看向杨昭,身形不动如山,任凭杨昭搀扶,却稳若泰山:

    “臣的弟弟当年运送那批铁甲之时,伴随着运输船失踪,如今物资出世,臣的弟弟却依旧毫无声息,臣……臣……五内俱焚,还望殿下开恩,允许我亲自找回玄挺的下落。”杨玄感也在旁边开腔,眼泪此时顺着脸颊滑落。

    虽然当初朱拂晓亲口说过,是他弄死了杨玄挺,但他不信。

    看着联袂而来的二人,杨昭心头万千思绪流转,毫无疑问宇文成都是保皇党,是属于天子阵营的中坚力量。

    杨玄感自从杨坚倒台之后,已经逐渐被朝廷边缘化,眼下这般做法怕是为了重新在朝堂上搅起风浪。想要借着杨玄挺的借口,重新出现在朝堂上。

    看着跪伏在地的二人,杨昭眼神里无数念头闪烁,过了一会才道:“父皇闭关,我纵使有心想要点将二位出征,可手下没有调动兵马的权限。”

    那可是关乎铁甲的归属,他还是放心不下宇文成都与杨玄感。

    “殿下勿忧,说来也巧,家父临终前,遗落了一只虎符,并未及时交给朝廷。如今剿逆为重,殿下理应挺身而出,不惜避嫌,发号施令才对。”杨玄感早有准备,自袖子里掏出一只虎符。

    看着那虎符,杨昭一愣,顿时被架在火上。

    朱拂晓没有出兵,只是看着清河城外的对峙。

    “大帅,您快出兵吧!”裴长忠此时跟在朱拂晓身边,声音里满是焦急:“再不出手,那盗匪都跑了。日后朝廷怪罪下来,只怕大帅也难以承担天子怒火。”

    “哦?”朱拂晓看了裴长忠一眼:“本帅如何行事,何须你多言?你这老家伙丢了清河郡,弃城而逃已经触怒朝廷,你还是想着如何与朝廷解释吧。”

    裴长忠顿时被朱拂晓话语噎得不知说些什么,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大帅,眼下确实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各路盗匪得了铁甲,尚未来得及训练装备,咱们若能此时出击,必定可以一举攻克。”韩擒虎在旁边看着清河城外遮天蔽日的旌旗,有些眼热。

    “呵呵,咱们不过五千人,对面少说还有十万兵马,如何取胜?”朱拂晓看向韩擒虎。

    他是在等藏胎法界的进化,没有人能看到,清河郡上空出现了一个黑色大漩涡,那铺天盖地的亡魂,被漩涡牵引,进入了清河郡内。

    更没有人注意到,清河郡内的尸体,不知何时凭空消失,除了血渍之外,再无任何杀戮的痕迹。

    所有尸骨在不断被接引入藏胎法界,成为了藏胎法界的底蕴,镇压着藏胎法界的力量。

    藏胎法界之中,死亡君主在疯狂进化,不断汲取着天地间的死亡气息,藏胎法界的力量不断迸射蔓延,向着天地八方扩散了去,不断扩张着自己的力量、界限。

    “你上还是我上?”朱拂晓看着韩擒虎。

    “大帅说笑了,大帅有万军之中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之力,又岂是末将能比的?”韩擒虎干干一笑。

    他虽然是宗师,但也不会认为自己率领五千兵马,就可以和十几万大军硬钢。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没有错,张金称手下的铁甲,我倒是眼馋的很。若能将其铁甲夺来,装备到咱们的麾下,到时候咱们可是鸟枪换炮,战斗力更上一层楼。”朱拂晓道了句。

    他还要配合王薄,造出更大的杀戮,来填补藏胎法界的底蕴。

    自己弄死张金称,叫这些家伙看到朝廷的实力,然后逼得各路绿林和自己死磕。

    朱拂晓有本事弄死七千铁甲的张金称,就有能力弄死在场任何一路盗匪。

    若是不想回到老巢后被朱拂晓追杀,众人就只能想办法将朱拂晓弄死在这里。

    “大人!”张北玄跪伏在地,身躯不断瑟瑟,声音满是悲切。

    “莫要说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王图霸业的残酷,每个人都知道。你叔父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便该早有准备才是。”朱拂晓一双眼睛看着张北玄,四目相对,一道莫名之光闪烁。

    张北玄看着朱拂晓眼中的莫名之光,不由得一愣,刹那间心中所有预兆:

    “是了。大人只是说击败我叔父麾下的大军,夺取那七千铁甲,可并未曾说一定要将我叔父斩杀。我若能趁乱将我叔父救走,那么……”

    张北玄心头一个激灵,却听朱拂晓摆手道:“退下吧。”

    “是。”张北玄自地上爬起,低着头远去。

    “韩将军,准备吧。趁着那张金称惊魂未定立足未稳,咱们今夜奇袭张金称大营,将那盗匪斩于麾下。”朱拂晓道了句。

    “击败张金称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那七千盗匪不乱跑。”朱拂晓弹了弹手指,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只有给这群盗匪压力,才能叫这群盗匪留下与我一战。”

    韩擒虎下去准备。

    朱拂晓自袖子里掏出一只吸血蝙蝠,略作沉吟之后,书写一道密信,然后绑在吸血蝙蝠上。

    这七千铁甲,朱拂晓不准备用,他准备成全王薄。

    王薄若能在获得七千铁甲,必然会成为天下间最大的盗匪。

    单凭自己的五千兵马,击败张金称不难,但架不住张金称手下逃跑。

    到时候就要王薄去追击缴获盔甲了。

    清河城内

    不单单是张金称,此时所有盗匪都从清河城内退了出来,没有人敢占清河城。

    占领清河郡,便代表造反,现在天下依旧是大隋的天下,只要众人有脑子,就不敢做出这等事情。

    此时各路盗匪汇聚于清河县城外,各自安营扎寨,谁都不肯离去,各自操练着铁甲军。

    现在大家汇聚一处,又在城中劫掠了粮草,正是大练兵的好时机。将那铁甲彻底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

    若带着铁甲往回走,这一路上少不得朝廷围杀,朝廷是绝不会允许大家将铁甲安然无恙带回去的。

    现在大家汇聚在一起,若是朝廷大军杀来,也能有反抗之力。

    铁甲没有装备好前,谁都不肯离去,免得被朝廷半路截杀。

    王薄大营

    此时王薄正清点手下损失。

    “大帅,咱们夺了三千铁甲,实在是太少了。”偏将看着王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