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361 代沟
    约翰·托伊费尔的预判非常准确,准确到米卡·斯兰帕都怀疑瑞国皇家科学院是不是有人跟自己这位合作伙伴通过气。因为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在脸书上看到了诺贝尔基金会主席拉尔斯·海肯斯滕站出来辟谣。

    虽然诺贝尔基金会并不负责评奖工作,但是诺贝尔奖奖金却要靠基金会来发,众所周知,一般来说任何机构管钱的大佬都比较硬气。

    视频足足有五分钟,但翻译过来大概就说了两件事。第一,昨天尼尔斯·库尔斯顿的表态是很不负责任的,诺贝尔奖以其公正性著称于世,不会因为任何一个奖项的设立,或者说科学家接受任何一个奖项,而改变评选的立场;

    第二,他已经向负责物理学奖跟化学奖评审的瑞国皇家科学院建议,除非将尼尔斯·库尔斯顿剔除出评审委员会,以解决争议,否则明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可能就没了……

    这话说得当真很重了,态度也很严肃。

    但如果了解过诺贝尔奖历史就会知道,基金会主席发表言论,可能会暂停诺贝尔某个奖项评选并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8年跟2019年就曾经因为一些丑闻直接导致诺贝尔基金会主席发言,将可能暂停诺贝尔文学奖当年的评定,但到了最后关头还是解决了这些问题,在2019年直接公布了2018年度跟2019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

    总之这件事情处理得还是很不错的。

    毕竟诺贝尔基金会主席显然比某一个奖项委员会的委员更有牌面,而且瑞国皇家科学院某个院士私德有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种处理有理有据。

    至于在学术界造成什么影响,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诺贝尔奖作为世界第一知名的奖项,评委到底是怎么想的,这番发言会不会给其他知名奖项的评委在评奖时带来什么影响,都是未知数。毕竟学术圈其实很小的,那些学术大佬之间的联系可能远比一般人想的要紧密,尤其是物理跟数学其实联系本就很紧密的情况下。

    毫无疑问的,这件事也在华夏掀起了轩然大波。

    于是很反直觉的一幕出现了。

    在三月奖公布当天,国内大媒体都真相报道的时候,并没有折腾出什么动静。基本上没几个普通人关心三月奖的动静,到是诺贝尔晚宴上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华夏网民对三月奖突然分外关注起来,连带着公布三月奖的官网访问量也开始以指数级上扬……

    好在三月智能发展期刊官网是挂在华为云上,有三月小可爱进行一些日常维护,流量暴增也并不可怕,弹性计算跟高负载下会自动调用备机,实现动态扩容,所以即便在当晚出现了五千万的访问量,也没对网站造成什么太大影响,无非是偶尔有几秒钟的延迟情况,只要刷新一下,就能完整的展现网页。

    当然这种火爆完全是计划外的。

    对于三月奖评审团队来说,甚至只感觉莫名其妙。

    当然,如果一定要说这件事的原因大概可以归咎到当年宁为在向全世界公布三月存在的那场发布会上,说得那番话,“三月奖在未来是对标诺贝尔奖的。”

    出现问题了,第一件事自然是解决问题。

    对于工作人员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大概还是需要安抚这次评奖得主,通过邮件跟电话的方式再次致电获奖者,再次确定这些获奖者是否依然选择接受三月奖,以及是否会照着之前的计划参加三月奖的颁奖典礼。

    莫名其妙的,工作量增加了。

    ……

    “……如果一个隐藏变量被称为局部确定性隐藏变量,那么对于alice与bob的任何输出应由如式△y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分出一个分量,记为α,则α……”

    办公室里,宁为正在研究着三维纠缠态一些问题。当然研究这些问题并不是无的放矢。

    这跟三维硅通体cpu芯片设计息息相关。

    简单来说一款芯片要做出成品,做出指令集只是第一步,在指令集框架下,每一个晶体管怎么排列都是有讲究的,错了一条线,整个芯片功能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更别提设计上的布线布局直接影响到芯片功耗、面积、时延等等各项具体技术指标。

    三维硅通管芯片自然也要面对同样的问题。

    之前做射频芯片能够极快时间出成绩,是因为射频芯片相对简单。但cpu就不一样了,要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考虑。所以宁思实验室那边每天都会冒出许多各种各样的问题,宁为则每天都会挑一些时间,尝试着从理论上思考跟解决如何去搞定这些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循环,从应用到理论再到应用,说起来一般人真的玩不转这种思考模式,但对于宁为来说只感觉乐在其中。

    因为解决问题的过程很多时候其实可以跟他现在最感兴趣的物理学牵扯上一些关系。

    当然这并不是说芯片设计要应用到物理学,其实最简单的芯片设计只要理解布尔代数就够了。

    可以当这些芯片堆叠到一起并运行的时候就必须得考虑物理层面的问题,比如随着芯片运行时温度升高导致的电路延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物理问题。

    温度会影响半导体器件的迁移率和阈值电压,温度升高会导致电路延时增加,延时太高部分电路就会无法满足时序要求,输出错误的结果,然后导致电路功能出错。

    对于电脑发烧友来说,对cpu进行超频的时候就需要加强降温,否则就会开不了机或者死机就是这个原因。

    如何通过设计降低功耗,又或者在芯片运行时,能够最科学的发热,这些都是芯片设计的难点。

    尤其是跟平面的芯片设计不同,极简eda还没那个积累跟能力,直接在库中存储足够多已经设计好的各种电路图,所以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自然问题也会很多,这很正常。

    最初宁为是不想搀和进去的,毕竟有三月嘛。

    但当三月将不少问题,报送到他的邮箱里,尤其是一些需要协同运算且还非常复杂的问题,让宁为瞅到之后,病还是犯了……

    自己吹下的牛逼,总得多做出点贡献才好。

    所以很自然的,宁为开始每天都要抽出些时间来研究芯片设计的具体工作。好在这个方向上,毫不夸张的说,宁为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天赋的。

    尤其是针对一些复杂性问题的解决,他总能蹦出最直接的解决思路并在交给三月验证之后,往往都能得到较为完美的结果。这甚至让宁为怀疑他的大脑是不是真的跟cpu有什么共通之处。

    关注技术细节方面的东西多了,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关注自然就少了。

    当然关于诺贝尔晚宴上发生的一切,宁为还是知晓的。

    毕竟是热点新闻,尤其对于华夏来说是热点新闻,就算三月想不关注都难。

    说实话,尼尔斯·库尔斯顿的话,并没有让宁为产生什么心理上的波动,就如同米卡·斯兰帕刚看到这番宣言时一样,宁为也怀疑是不是那位瑞国皇家科学院院士脑子进水了。

    这种明显会对一个奖项公信力造成打击的话,怎么可能当着记者的面说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宁为都以为这位库尔斯顿院士,是三月奖委员会买通的卧底了,他在诺贝尔晚宴上说出的这番话,则是为了三月冲击国际性奖项,吹响号角。

    宁为没去深想这个问题,只觉得无趣,就不在关注了。

    当初他把许多事情外放,而不是任何事都亲力亲为,获取最大利益,本就是希望能不去思考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数学很有趣,物理同样很有趣,思维在各种维度上跳跃,对于纯粹的理科生而言,通过复杂的空间构型解决一个个问题带来的舒爽感远比去琢磨一帮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琢磨人性有趣的多。

    即便一定要思考人性,群体意识下的社会构型也比去揣测单体意识不可测性要更符合逻辑。简单来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许多奇葩的鸟儿,只在样本足够复杂的时候才会出现。

    网络时代,每天都能在新闻上看到各种奇葩的新闻,足以让人发出现实原来可以比更奇葩,甚至发出神剧编剧都不敢这么写剧本的惊呼。

    但实际上跟神剧中的奇葩很常见,但现实中的奇葩故事跟种种巧合,虽然肯定会有,但如果真从概率学的角度来看,发生的概率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这就好像已经到了2025年,人类已经登录月球许多次了,距离马斯克要向火星移民百万人只剩下三年时间了,但西半球依然有百万人坚定的相信地平说,并努力的在证明这一点,甚至成立了地平说协会。

    这个数字看上去庞大,但是跟西半球的总人口数量比起来,百万人着实不多,也不过是几千人里面藏着一个奇葩而已,自然不具备代表性。

    就好像每天全世界都有许多未成年人逃学,但最终纯粹因为不想上学还混了个环保小公主称号的,全世界也就一个人而已,大多数人逃学,那就是逃学。

    当然那位小公主已经沉寂了,大概还在跟高中知识死磕,但这些宁为并不关心,因为沉浸在学术的世界里,有趣的事情太多了。

    即便是芯片设计这种听起来就极为复杂且严肃的项目其实同样如此。尤其是芯片设计本就是协同性要求极高的一项技术,对于总览全局的人来说,即便是各个部门都给出了正确的结果,将之结合起来的时候,往往也能发现许多有趣到会导致系统性灾难的问题。

    就好像宁为希望三维硅通管cpu能偶集成ai识图功能,这就需要芯片内的cpu、ddr、总线、ai处理器、mipi,都能完美的工作。

    那么当mipi采集到图像,储存入ddr,ai处理器进行识别,然后由cpu进行验证计算,一整套工序需要考验mipi速率跟能力,dma的速率跟能力,总线是否匹配,ddr速率,ai处理器识别速率跟匹配,cpu交互效率等等……

    即便每个部门负责的一块功能都能在验证时达到完美,但将每个完美的功能全部综合到一起的时候,哦豁,芯片刚跑就开始发烧,是从头开始设计,还是丢给下游厂商去堆散热就成了一个问题。

    而对于宁为来说,他要做的是通过全局考量,从理论上不但让一个个部门给出各自完美的解决方案,还要有预见性的解决一些将所有功能综合起来还不会出现太大问题的统筹性指导。

    极具挑战性且极为耗废脑力的工作,一旦沉溺,问题就会很严重。比如吃饭、喝水时都会考虑问题是如何出现的,又该如何解决,自然就不会去深入琢磨其他人的想法。

    更何况就算要琢磨人的想法,也不如去看实验室各个部门之间沟通的那些交流(tuiguo)记录。理科文化人之间为了工作而撕逼往往能展现出极为强大且远超文档记录的文字功底。那些充满了内涵的语言,足以让许多文学类博士都为之汗颜,可以说极为充分的展现了华夏文字的博大精深。

    当然,那些都是闲暇时才会干的事,对此宁为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还学了几手……

    此时,宁为就在勾勒着芯片内部放大后的结构,试图从理论上解决在三维通管中出现的一个信号可靠性验证问题。

    电话被他直接按了静音,丢在一边,直到小猫从显示器里主动跳了出来。

    “喵,我亲爱的宁为主人,来自鲁师兄的电话已经在五分钟内做了第三次连接,按照您之前的吩咐,特别来通知拉!”

    这是宁为每次将电话静音之前跟三月打的招呼,如果通讯录中同一个电话,在五分钟内打来三次,又或者满足在五分钟内,有超过十个通讯录内的电话,就要主动提醒他。这也是他总结出的规律,一般发生这种情况就是真有重要的事情找他了。

    至于那种打过一次电话之后,没人接就没有继续打的电话,说明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完全可以等闲下来的时候再回过去问问情况。

    所以收到提示,宁为先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接通了鲁东义的电话。

    “喂,鲁师兄,你不是出去开会了吗?有什么指示?”

    “嗯……刚刚诺贝尔基金会主席对昨天晚宴上那个人的回应你看没看?三月奖筹备组那边打电话给我了,说是你人找不到,问是不是该对今年获奖者一些更多的关怀性许诺,或者给予一定的回应。我也没处理过这种情况,所以还是想着打个电话问问你……”

    “这事我还不清楚,等我先了解一下吧,你给他们发个消息,我了解之后再联系吧,你不用管了。去好好沟通吧,毕竟在开会呢。”

    “嗯,那我挂了。”

    说完,鲁东义干脆的挂了电话。

    宁为叹了口气,然后看向屏幕中的小猫,问了句:“刚才电话你听到了?那位基金会主席又回应了什么?”

    “喵……”

    在小猫扒拉了一下爪子之后,一段小视频自动在宁为的电脑上播放。

    “……对于我们一贯的包容态度来说,尼尔斯·库尔斯顿的发言是不负责任的,尤其是对于一位评审委员会成员来说,他的表态违背了诺贝尔奖一贯的宗旨,我们非常重视。事实上我已经给尼达姆先生去了电话,让他正视这件事。同时虽然我对于尼尔斯的学术水平好不怀疑,但他的发言无疑会让人们对他的是否在评判一位科学家成就时,能否站在公正的角度上,是的,我已经建议革除尼尔斯委员的身份,明年尼尔斯·库尔斯顿将不再担任物理评审委员会委员……”

    ……

    人类的情感或者并不相同,但智慧终究是相通的。

    如此即时的辟谣,宁为都想给整个诺贝尔体系点个赞,但看过各部门友好交流的那些沟通内容后,还是琢磨出了些不太一样的味道。

    “三月,这回应视频热度高吗?”

    “喵,很高!”

    “有多高?”

    “喵,大概有东方明珠那么高,当然比喵星人三月大战数霸的热度要低那么一点点……”

    宁为瞅了屏幕上愈发傲娇的小猫一眼,他发现自从三月主演的动画片正式上线之后,这小猫越来越人性化了,比如它不但学会了比喻这种修辞手法,而且其比喻的功力距离严谨的机器思维越飘越远。

    当然这也可能跟为了适应越来越繁重的任务,最近一直在给三月的算力加码有关。

    “你觉得这种舆论上的东西,有必要做出回应吗?”

    “喵……喵星人不惧挑战,永远勇往直前!”

    宁为当然记得这是动画片里那只小猫每次变身时,都会喊出的口号。虽然简单,虽然中二,但不可否认的是,配上炸裂的动画特效,撩拨年纪只有个位数小朋友们的情绪大概也足够。

    所以这是把他当成小朋友了?

    果然只要孩子长大,就会有代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