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快……我……我要……”甚至还伸出手来,想抓住凌峰的肉棒,什么道德、贞操、羞耻,完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是一味的追求肉体的快感。

    看到玉贞公主这副饥渴的模样,凌峰却丝毫不为所动,双手紧紧的抱住玉贞公主的柳腰,一只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抵在玉贞公主的股沟之间不停的磨蹭,低头对着玉贞公主说:“美人,你一下子要,一下子不要,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你倒是说个清楚,不然朕又怎么知道呢?”火热热的阳具紧紧抵在股沟之间,熨烫得玉贞公主一阵酥酸麻痒,受不了内心那股强烈的空虚失落感,急忙回道:“我要……我要……快……给我……给我……”看到玉贞公主这般模样,凌峰却将龟头对准后庭菊洞,一挺腰,再度将肉棒给沉了进去,玉贞公主只觉后门再度受到侵袭,连忙说道:“啊……不要……不是那里……啊……别……”说完,不住的挣扎扭动,想要摆脱凌峰的侵袭。

    凌峰两手紧紧按在玉贞公主的粉臀上,让她无法挣脱,就是一阵轻抽缓送,边开口对玉贞公主说:“小宝贝,别急,等朕过过瘾后,再来好好的侍候你……好紧……好爽……想不到你连床上的功夫也不赖……哈哈……过瘾……”这几句话有如一盆冰水当头淋下,玉贞公主神智陡然一清,刹时满腔欲火消失无踪,开始极力挣扎,想要挣脱凌峰的魔掌。

    看到玉贞公主犹不死心的在作困兽之斗,凌峰一阵哈哈狂笑道:“哈哈……妙极了……小宝贝……你还真懂……妙啊……夹得朕好爽……”原来由于玉贞公主的抵抗挣扎,使谷道的肌肉不停的收缩夹紧,反而令凌峰更加舒爽,不自觉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尽管玉贞公主如何努力的挣扎,却无法摆脱凌峰的侵袭,只能强忍着满腔的羞愤,认命的接受凌峰的肆虐。

    由于方才一阵慌乱,无暇顾及其他,如今既然无法脱逃,玉贞公主一面忍受凌峰的侵袭,一面强自按定心神极目四望,打量周遭环境,想找出脱身之策,谁知方一转头,就见到恭慧妃正如自己一般俯趴在自己身旁,凌峰拔出菊洞中的肉棒,再度攻向玉贞公主的秘洞之内,一阵有如狂风骤雨的急抽狂送,插得玉贞公主呃呃直叫!原来是玉贞公主虽然紧闭双唇,不愿再叫出声来,却无法承受那强烈的冲击快感,每当凌峰深深一插、阳具直抵穴心之时,那凶猛强力的撞击,都令玉贞公主忍不住想张口哼叫,却又及时觉醒,急忙将嘴合上,却因此留下了“呃!”的一声,尽管凌峰如何挑逗,而自己又无力抵抗,玉贞公主为维持仅存的自尊,全力紧守住这最后的防线。

    虽然全力的抵抗从内心深处不断袭来的阵阵快感,玉贞公主紧紧的咬住银牙,几乎要咬出血来,想要忍住喉咙深处那股想要哼叫的感觉,可是每当一想凝聚心神,脑中就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阵晕眩,使得玉贞公主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同时在秘洞深处传来阵阵有如虫爬蚁行的骚痒感,只有在凌峰的肉棒抽动时才能止住那股叫人难耐的骚痒感,同时带来比以前更加强烈的酥麻快感,玉贞公主只觉坚守的意念越来越薄弱,心神一阵恍惚,只觉阵阵绝妙快感有如浪涛般汹涌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双手不自觉的紧绞着床单,尽管玉贞公主仍强自镇定的紧紧的闭着双唇,但从那不停抖颤的娇躯以及越来越急促的娇喘看来,就知道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此时凌峰经过方才那阵狂抽急送,心中的欲火己稍稍平息,再看到玉贞公主那副强自镇定的样子,不由气往上涌,心中暗自骂道:“小美人!朕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少……今天朕非把你操得死去活来不可。

    ”于是暗运劲让整根肉棒不住的抖动,将肉棒前端紧紧抵住秘洞深处不停的厮磨着穴心嫩肉,同时更伸出双手玉贞公主的胸前蓓蕾以及秘洞口那珍珠般的小小豆蔻不住的揉捏抓扣,凌峰这一手顿时叫玉贞公主如遭电击,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颤,一股强烈的酥麻快感涌上心头,令玉贞公主不禁起了一阵晕眩,口中轻轻的“嗯……”的一声,叫玉贞公主不由得羞得满脸通红。

    凌峰见到玉贞公主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虽然只是很微弱的一声,还是让他觉得非常得意,不由得加紧了手上的动作,突然一把将肉棒给抽了出来,抽得玉贞公主仿佛连五脏六腑都给拉了出去,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将肉棒给慢慢的插到穴心深处不停的厮磨,却是一阵叫人难耐的酥麻酸痒,凌峰就这样开始一阵急抽缓送,终于又将玉贞公主插得浑身急抖,浪声不绝。

    看到玉贞公主又将抵达高峰,凌峰却又将目标移向后庭,藉着先前的润滑以及淫液之助,凌峰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玉贞公主的菊洞之内,这一次凌峰可没那么客气了,甫一进入,就是一阵快速的抽送,更将左手手指插入玉贞公主的秘洞之内不停的抽插抠挖,不消片刻工夫,玉贞公主居然发觉从后庭的菊洞之内传来阵阵快感,再加上凌峰左手手指在桃源洞内不住的抠弄,粉颈玉背上还不时传来凌峰轻柔绵密的舐吻,阵阵快感如浪涛般袭来,至此,玉贞公主的理智终于崩溃,完完全全的沉醉在淫欲的浪潮之中……只见她随着凌峰的抽送,柳腰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口中嗯啊之声不绝于耳,娇媚的语调媚惑得凌峰更加的狂暴,就这样的,凌峰轮流的在玉贞公主的前后洞大刀阔斧的快意骋驰,插得玉贞公主几近疯狂,口中不停的淫叫着:“啊……好棒……好舒服……啊……太好了……再……再来……用力……哦……对……太好了……啊……又……来了……不行了……啊……我不行了……”整颗头不停的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娇躯奋力的迎合凌峰的抽插,一阵阵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淫靡美感。

    两人就这样疯狂的交媾着,完全无视于昏睡在旁的恭慧妃,约略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玉贞公主终于忍受不住那股绝顶高潮,只见玉贞公主突然一顿,全身肌肉绷得死紧,抬头叫道:“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好爽……啊……我……我泄了……”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凌峰只觉玉贞公主的阴道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死命的夹缠着胯下肉棒,夹得凌峰万分舒适,急忙将肉棒紧紧的抵住穴心嫩肉不停的磨转,转得玉贞公主汗毛直竖,仿佛升上了九重天外,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一道滚烫的洪流急涌而出,烫得凌峰肉棒不住的跳动,泄完身后的玉贞公主,整个人瘫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双颊浮起一层妖艳的红云,娇躯仍不住的微微颤动,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双手不停的在玉贞公主的娇躯上轻轻的游走爱抚,凌峰伏下身来慢慢的吻去玉贞公主背上的汗珠;沉醉在阵阵轻柔的爱抚之下,玉贞公主娇柔的嗯了一声,就这样沉沉的进入梦乡……缓缓抽出了插在玉贞公主体内的阳具,虽然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性交,凌峰的肉棒丝毫不减其威,慢慢来到恭慧妃的身后,伸手在恭慧妃那浑圆坚实的美臀上轻轻的抚摸着,顺着股沟慢慢的移到了菊花洞口,稍稍揉捻之后,凌峰边缓缓的将中指插入了恭慧妃的菊花洞内慢慢的抽插着,边将菜油取来慢慢的滴在股沟之间,慢慢的将恭慧妃的菊洞给弄松,经过方才一场激烈的交媾,此时的凌峰着实也有点累了,同时心中的欲念高涨也急欲发泄,因此无暇来慢慢的挑起恭慧妃的欲火,于是伸手点住恭慧妃的昏穴,凌峰心想:“虽说这一来没有反应,玩起来无趣多了,不过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打定主意后,随即将肉棒对准恭慧妃的桃源洞口慢慢沉入,略事抽送了几下,直到觉得沾满了淫液之后,便将肉棒拔出,重新对准后庭的菊花蕾,虽然此时的凌峰满腔的欲火高炽,但仍旧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将肉棒缓缓的插进恭慧妃的菊洞内,生怕弄伤了恭慧妃,届时醒来反而横生枝节,虽说她们已逃不出手掌心了,但到时多费一番功夫反倒不美,好不容易藉着菜油和淫液的润滑将肉棒给整根插了到底,凌峰只觉肉棒被层层温暖紧实的嫩肉给紧紧的包围住,甚至比玉贞公主的还要紧窄上几分,内部的黏膜嫩肉还不时的蠕动着,压迫着入侵的肉棒,叫凌峰舒爽得机伶伶打了个冷颤,满腔欲火如潮狂涌。

    为了要彻底的征服两人,凌峰也着实忍得太久了,欣然的享受那股温暖紧实的美感,直到快感稍退,这才开始挺动胯下肉棒,缓缓的在恭慧妃的菊花洞内抽送了起来,由于实在过于紧窄,凌峰想快也快不起来,但也带给他无比的快感。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恭慧妃的后庭终于在凌峰的努力下逐渐的松弛,凌峰抽插的动作也渐渐开始顺畅了起来,至此,凌峰终于放开了顾忌,开始大起大落的狂抽猛送起来,可怜的恭慧妃,由于仍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而无丝毫的反抗能力……虽然说恭慧妃的后庭已经较为松弛易进,但仍旧是紧窄异常,菊洞黏膜紧紧的缠绕着凌峰的肉棒,那股温暖紧实的快活美感更刺激得凌峰有如发了狂般的在恭慧妃的菊洞之内不停的发泄着兽欲,胯下肉棒奋力的在谷道内不停的穿梭着,小腹猛力的撞击着恭慧妃的雪臀,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啪啪声响,令恭慧妃的娇躯有如巨浪中的孤舟般不住的颠簸着,凌峰眼看恭慧妃随着自己的冲巯之下,坚实雪白的臀肉不住的颤动着,胸前一对丰满的玉峰更是不停的晃动,看得凌峰欲发如狂,双手不断的在恭慧妃雪白柔嫩的娇躯上不停的揉搓,在雪白的玉体上留下一道道微红的抓痕,口中不断的呵呵急喘。

    一凡就这样的在恭慧妃身上不断的发泄着兽欲,不停的在恭慧妃的菊洞之内疯狂的肆虐,偶尔兴起,便掉转枪头攻向恭慧妃的秘洞之内,恭慧妃虽说是在昏迷之中,但是身体上仍本能的产生反应,随着凌峰的抽插,阴道淫液汩汩流出,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渐渐的将床单给弄湿了一片,抽送了一阵子,但觉秘洞内湿滑顺畅之后,凌峰随即再度攻向恭慧妃的菊花洞内,就这样的来回穿梭在恭慧妃的前后庭不停的抽送,插得昏迷中的恭慧妃全身的肌肤泛起一层妖艳的粉红,全身遍布细微的汗珠,更将整个娇躯衬托得晶莹如玉,娇艳迷人,让凌峰看得更加的性发如狂,兴奋得满脸通红,在强力的冲刺下,全身汗下如雨,一滴滴的飞溅在恭慧妃莹白如玉的背脊上,再顺着柔美的背部曲线缓缓流下,形成一副妖艳绝美的淫靡景象。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凌峰仍毫不倦怠的在昏迷的恭慧妃身上不停的抽送着,此时的恭慧妃也在凌峰长时间的奸淫之下,口中无意识的嗯哼直叫,胯下秘洞中淫液如泉水般不停流出,忽然间,只见恭慧妃全身起了一阵痉挛,凌峰只觉正在菊花洞内抽送的肉棒被层层柔软的谷道嫩肉紧紧的裹住,正不住的收缩夹缠着,那种异常的紧迫感,让凌峰兴奋的一声狂吼,胯下肉棒不住的跳动,阵阵酥麻快感不住传来,刺激得凌峰双手紧抓着恭慧妃的雪臀,在一阵快如奔雷的抽送后,将肉棒深深的抵住菊洞深处,全身不停的抖颤,一股脑将所有的精华完完全全的喷洒在恭慧妃的菊花秘洞之内……泄精之后的凌峰,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恭慧妃的背上不停的急喘,全身汗水有如涌泉般汩汩而出,双手却仍毫不放松的缓缓捏弄着恭慧妃胸前一对饱满的玉峰,休息了好一会儿,凌峰才将呼吸平息下来,慢慢的从恭慧妃的背上起身,却不意双腿一软,差点没跌坐在地,凌峰不禁摇头一阵苦笑,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看着床上两具雪白迷人的胴体,凌峰心中一阵得意,仔细的比较打量两女的胴体,这才发现恭慧妃的后庭竟在方才那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摧残下,不但肿胀不已,而且还带有一丝的血迹,凌峰暗道不妙,赶忙取出金创药来为她敷上,居然还不忘顺手在恭慧妃身上揩一点油,将两女的娇躯往床上摆平,凌峰早已累得两眼发昏,一个翻身往床上一躺,滚到了两女中间,伸出双手一边搂住一个,就这样带着满室旖旎春光迳自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