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ni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手偏爱种田 > 109 城墙破
    四下一片安静,当烟尘逐渐消褪,百姓们看清楚眼下的场景,不由得大失所望。

    城墙虽然被炸开了一条小缝隙,隐隐有水在往外面冒,可那水流还不如一个孩童撒的尿大。

    许县令见状心中不由窃喜,这点缝隙就是让它流到明年只怕都流不尽城南的洪水。

    许县令趁着没人注意自己,收敛起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故作惋惜道:“可惜了,居然没有炸开,想必是天意如此,百姓们也不必灰心,本官立刻召集人手帮助大家搬离城南,解决大家后续住宿问题。”

    百姓们此刻哪有心思听他在一旁叨叨,只觉得他们听从白瑾和李炎的号召,这忙碌了一日的努力终究白费了。

    “大家要相信他。”李炎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一派悠然。

    随后听得一声爆裂巨响,城墙不堪水压重负轰然坍塌,洪水冲破防守倾泻而出,朝着事先挖好的沟渠流入护河之中,再经由近五里的人工河道盘旋而下,最终汇入下游的曲江之中。

    即使百姓们站在两侧的高地上仍然被冲破而出的洪水打湿了衣襟,但是百姓们顾不上其他,望着奔腾而去的洪水欢呼雀跃。

    许县令脸色异常难看,这眼看着快要到手的赈灾银就这么飞走了,他可是连上报的折子都写好了,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都怪那个叫白瑾的臭小子!

    许县令一拂衣袖愤然离开,竟是连表面工作都不愿意做了。

    “大家小心不要跌落护河,将孩子和女人都带回城里去。”

    胡贵指挥着衙役疏散百姓,这河道毕竟是临时修建的,周边没有防护,若是不小心跌落,救援会相当困难。

    泄洪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只要曲江的水不退,城南便始终会倒灌江水,只是有了这条河道,便不用担心江水泛滥淹没永安县了。

    若想要长久治愈水患,只怕还得从长计议,改善城南地势方可。

    李炎等着众人纷纷散去,与胡贵两人又顺着河道检查了一遍,确认河道无虞方才坐下歇息。

    李炎看着涓流不息的河水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如白瑾一样意气风发的自己。

    胡贵见四下无人,朝李炎恭敬的行礼,说道:“老师。”

    李炎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若非在书院等正式场合,李炎向来没什么规矩的。

    胡贵问道:“老师,白公子被许县令抓进大牢了,这该如何是好?”

    李炎思考半天,却想不出什么对策,一时也有些生气,怒道:“那傻孩子竟然敢做出绑架朝廷命官的事来,真是胆大包天了。”

    李炎话语中虽然有些怒意,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一个能将百姓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的人,将来若是做官,必定是个为民请命的好官。在他治下,百姓必定安居乐业,和乐太平。

    胡贵担忧道:“许县令这人睚眦必报,想必不会如此轻易放过白公子吧,还有白公子的身份,老师可清楚?”

    李炎摇头道:“为师并不清楚,只知道这孩子学富五车,且教养极好,只怕不是个普通世家子弟。”

    “我曾与他有过交谈,言谈举止的确如老师所言,并且听他口音是盛京人士,瞧见刚刚许县令对他身份诸多隐瞒,我怀疑他是从京城来的罪民,被许县令暗中倒卖。”

    “为师也是这般认为的。”

    许县令自认为自己倒卖罪民一事做得密不透风,实际胡贵在衙门的这两年,基本将他暗中进行的勾当调查的一清二楚。

    李炎略微思考了片刻,白瑾是必须要救的,不仅是因为他的天赋才智,也因为他是自己的关门弟子,李炎感叹自己好不容易才收下个能继承自己衣钵的弟子,若是这么容易让他死了,自己估计要哭死。

    李炎道:“你还是回衙门里,然后暗中调查白瑾原本的身份,若是什么世家大族,只怕不会吝啬施以援手。”

    “那老师您呢?您不会做出什么擅闯大牢救人的壮举吧?我还不想给您收尸。”

    李炎扬手就要给胡贵一巴掌,可惜被他给躲过了。

    李炎没好气道:“瞎说什么玩意儿,老夫为人师表一身浩然正气,岂会去做那等鸡鸣狗盗之事,有辱斯文!”

    胡贵瘪了瘪嘴,一脸不信。

    他这师傅这辈子做得有辱斯文的事情还少吗?

    李炎刚刚心中一直有些不安,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经胡贵这么一提醒,突然才想起来一个人。

    白瑾的干儿子,唐二狗。

    李炎急道:“你快些回衙门,白瑾身边应该有个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从刚刚白瑾被抓老夫就未曾见过他,他有可能去劫狱了。”

    “我靠!”胡贵一蹦而起,埋怨道:“您怎么不早说呀!”

    胡贵说完便朝着县衙飞奔,李炎握在手中的鞋底险些就扔出去了。

    让他在县衙里呆了两年,别的本事没学会,这出口成章的本事到手练得如火纯青。

    李炎所料不错,唐蕴的确准备潜入大牢救人。

    从白瑾主动被抓他就会知道,等他干娘回来,他的屁股要被打开花了。

    如果白瑾在大牢中受了什么委屈,只怕陆霜霜就要血洗了县衙,他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杀手了,所以要事先为他干娘扫清障碍。

    但是眼下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那个答应替他守着许县令的小乞丐并没有来通风报信,唐蕴担心他恐怕是出事了。

    唐蕴赶到许县令宅院处时四周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小乞丐的踪迹,正焦急时,瞥见地上隐隐有一滩血迹。

    唐蕴心中一紧,立刻顺着血迹找去,直到绕过一条小巷子,才在城南的后街处找到已经昏迷的小乞丐。

    小乞丐一身血污,鼻青脸肿,明显是挨了一顿暴揍,但他拖着身子朝城南爬行,只是为了去给唐蕴报信,却在半路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唐蕴此刻也顾不得脏,将他扶起来背在背上,朝着城北的城隍庙而去。

    唐蕴本就是算半个江湖中人,对于丐帮在永安县的驻点十分清楚,只是从未打过交道。

    小乞丐受伤是因他而起,他便不能置之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