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中,却引得旁边一个大脑袋的虎将心生不快,斜目看着他,冷笑道:“不要胡吹了,你那点本事谁不知道,也就是能扮个小丑,逗人一笑也就是了!什么街头才艺表演,直接说耍猴戏得了嘛!”猴将闻声大怒,扭头怒视着虎将,却被他一双暴眼瞪了回来,恶狠狠地瞪着小小的猴头。

    猴将立即气势顿消,缩在一旁,低头不敢说话。

    在众妖之中,他是法力较低的一个,本来轮不上他为将,可是前一个猴将年纪老了,又染上了吸食极乐道遥散的毛病,直把自己吸死了,这个位置,才由猴中最强的一个顶上,却也比不上别地将领的妖术厉害。

    在群妖之中,常受人欺负,怎奈猴单势孤,无法反抗,也只能咬牙忍耐而已。

    除了偶尔能在比自己身量小些的老鼠兔将面前耍耍威风,满足自己扭曲的心理需求之外,别地时侯,就只能是受欺负的命运。

    东山鬼王看得开心,呵呵大笑道:“好好好,你们都抢着去,你们都很忠心!哼,妖将和鬼魂就是不一样,不怕阴兵来抓,这点好!”他的目光,扫过十二妖将,突然伸手点了几点,大声道:“鼠牛虎兔,就你们几个去吧!对了,把猴子也带上,他常在金陵耍猴戏挣钱,对金陵城的一切都比较熟悉,让他替你们打探情报,也算有个照应。

    至于其他的,可以在下一批进城攻击!”虎将闻声大喜,知道此去可以肆意地欺负猴子,正要上前请求一个先锋的位置,东山鬼王却挥手止住他的话,沉声道:“你们几个,要一个一个地来,按照我说的顺序,一一率领部下进城捣乱,不可乱了顺序!老鼠,你第一个进城攻击,等会到我帐后来,我有话交待你!”一个贼眉鼠眼的胖老鼠,闻声一震,虽然心中害怕,还是不得不上前叩拜,颤声道:“谢大王信任!”虎将心中不服,上前一步,想要抗议,却见东山鬼王冷冷扫来一眼,沉声道:“小老虎,你有什么事吗?”虎将被这一眼看得浑身冰冷,虎躯微颤,低头道:“是,末将是想谢大王信任,让末将第一批出战,末将感激之至!”东山鬼王点点头,恐怖鬼面上露出一丝微笑,淡然道:“很好!先下去收拾一下,老鼠,你跟我来!”看着东山鬼王恐怖的身影转身走进后面的巨大山洞之中,一众妖将鬼魂尽都松了一口气。

    牛虎兔猴四将,下去收拾行李,召其部下,淮备出征。

    老鼠低着头,走进山洞之中,心中忐忑,不知大王会有什么话要交待自己。

    不一会,他便连滚带爬地从洞中离开,鼠脸上满是忧喜交集之色,飞快地跑开了。

    在漆黑的山洞之中,东山鬼王独自站在黑暗里,脸上巳轻消失了那狂暴的表情,平静地望着老鼠离去的背影,微微许笑。

    在一片黑暗之中,他阴森的声音,低低地传了出来:“李小民,你的出现,倒很有趣呢。

    我这千万年来图谋,说不定便要着落在你的身上,替我实现!”第二部第十二章鼠牛虎兔猴清晨,朝阳初升之时。

    在金陵城外的荒野上,一个矮小的生物,正遥遥望着远处的金陵,脸上的表情充满悲凉。

    它的身高,不过尺余,刚好达到人类小腿的高度,用两条后腿,坚定地站在沙土之上:牙上的毛蓬蓬的,上面还沾满了尘土,一副满身风尘的模样。

    带有尖嘴和胡须的小脸上,满是犹豫的神情,却狠狠咬着尖牙,悄悄磨动,在一阵令人胆寒的吱吱磨牙声中,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凝得坚定起来,最后狠狠一咬牙,迈开大步,向前踏去,便要勇敢地踏入金陵,为了大王的大业,做出一份应有的贡献!可是,鼠将的脚刚刚踏出一步,便陡然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更是变得悲壮万分,面颊的肌肉轻轻扭动着,一行浊泪自左眼缓缓流了下来。

    它尖尖的嘴巴缓缓张开,带着无限的悲凉,狠狠咬牙,喃喃说出了一句让人感动的话语一一“好痛!!

    !”它的鼠头。

    慢慢地转了过去,带着无限的愤恨,怒视着站在自已身后,那满面友爱表情的猴子。

    一只猴子,笔直地站在它的身后,眼睛不眨不眨地看着它,浓浓的关爱之情自它的猴眼中射了出来,默默地看着鼠将。

    而它的一只脚,微微前伸,刚好踏在老鼠那肥大的尾巴上面,中趾尖尖的指甲恰好压住鼠尾的根部,直深入地下的沙土之中。

    鼠将回转身子,恨恨地看着它,咬牙问道:“猴子,你在做什么?”猴将静静地看着它,滑稽的猴脸上满是让人感动的兄弟友爱之情,颤声道:“因为你要出征。

    我舍不得你,所以要亲自前来送你进城!”它的声音,十分悲凉空旷,让鼠将听得不由鼠鼻一酸,感觉它的猴爪在激动地心情下,用力更大,让鼠尾根部。

    更是酸痛难忍。

    狂风自旷野上刮过,吹动猴子周身的毛发,簌簌作响。

    这站在旷野中的猴子,显得如此苍凉痛苦。

    它的猴脸,已经开始剧烈地扭曲起来,泪水自它的双眼中,缓缓流下,低头看着与它相对流泪的鼠将,动情地说出了一句咬牙切齿的狠话:“是谁踩我尾巴?!”它地猴头,暮然转了过去,怒视着身后的一头老牛,脸上悲愤的表情,与被踩了尾巴的鼠将,别无二致。

    那头老牛,身高却要比它高得多。

    前蹄坚硬,带着老牛超绝的体重,很狠得踩在长长的猴尾之上,直将猴尾中间那一部分深深踩进了沙土之中。

    那头老牛,用它憨厚的眼神,无辜地看着愤怒的猴将,缓缓张开牛口,嘿嘿奸笑道:“我看你们踩来踩去很好玩,想着你一定也喜欢被人踩尾巴,所以就来帮帮你!”在最前面的鼠将。

    双爪抓紧尾根。

    用力扣出尖尖猴脚爪下地长尾巴,解恨地冷笑道:“黄雀捕蝉,老牛在后,果然是恶人自有……那个善人磨!”猴将怒现了老牛一阵,又回过头,轻蔑地瞪着鼠将,磨牙道:“连成语郝会说错,怪不得人都说鼠目寸光!”鼠将鼠目泛红,怒道:“你一大早跑来欺负人,还敢说我!我知道你是没当上第一,心里不高兴,可是大王发下来的命令,你敢说有什么不对吗?”猴将怒道:“什么不高兴,欺负人,我这是本着兄弟友爱之情,跑来送行的,谁知你鼠咬吕洞宾,不识好心!”它转过头,又怒视着牛将,咬牙道:“你这头老牛,整天骑在老子的头上,今天又跑来搅野火!要不是你的尾巴太短,我一定得去踩上一踩!“挨了这顿骂,老牛脸上一点都没变色,脸上的表情反而充满了对它地关切,嘿嘿奸笑道:“猴子别生气,回头我请你吃清蒸猴尾,怎么样?”它坚硬的牛蹄,在沙地上狠狠磨着转了个圈,但见猴将脸上的泪水,刷地奔流而下,仰头向天,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惨叫!老牛憨厚地奸笑着,正要出口安慰猴将,忽然牛脸上表情一变,回过头,看着吊在自己尾巴上打千秋的白兔,怒道:“兔子,你在干什么?”一只大小如同普通白兔的兔子四足并用,紧紧抓住它的牛尾,吊在上面笑迸:“你们踩吧,我也踩一踩玩上一玩!”在后面,一只身材壮硕魁梧的老虎也伸出尖利的脚爪来,狞笑道:“今天是踩尾巴大会吗?看来我不踩也说不过去了!”它抬腿便来踩兔子尾巴,可惜踩了几脚也未踩到,不由怒气上涌,狠狠一脚向兔乎的屁股踹过去,却被兔子灵活地一闪,那一脚正踹在牛将地腿上,痛得它一声大叫,哞哞地震响在旷野之上。

    就在老牛被虎爪踹得一个趔趄之际,猴将趁机将自己地长尾巴收回来。

    悲痛地抱在怀里,脸上流淌着愤怒的泪水,厉声喝道:“别闹了!大王命今我们五个一起去进攻金陵,你们倒窝里斗起来,象什么样子!”兔将此时已经跳到牛将的背上,跳着舞尖声大笑道:“你还说!不是你第一个跑去欺负老鼠的吗?再说不是我们一起进攻,是老鼠最得大王宠信,让它最先去进攻,你不要搞错了!”猴将闻言更是恼怒,心里暗道:“我在金陵演出了那么久,对金陵最是熟悉,凭什么要把这个立功地机会让给老鼠!要是老虎抢去这个机会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老鼠这个小不点也开始耀武扬威了,以后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吗?”它的目光。

    斜斜地落在鼠将的牙上,鄙视道:“大王一定是搞错了,怎么会派这种小东西去金陵打头阵?”虎将在后面大喝道:“不错!这么小的东西,能有什么用!还不如派出一员虎将,一举攻下金陵。

    让那些人类知道我们妖族的厉害!”牛持也憨厚地冷笑道:“就是就是,让这种小东西进城,只怕一个照面,就被人类的马给踩死了!再怎么说,也该派一个大些的妖将进城,免得丢了我东山地面子!”说着话,又伸蹄去踩猴将的尾巴。

    吓得猴将慌忙将尾巴向旁一甩,躲开了牛蹄。

    兔将站在它的身上,摸着胡须冷笑道:“人家正受大王宠信,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没办法,就算丢了我们大家的面子,也只有让它先去了!谁让我们不会溜须拍马呢!”猴将的尾巴,刚才被踩得生疼,现在一甩。

    更是难受得钻心刺骨,心中怒气勃发,却不敢向法力强大的牛将泄火,飞起一脚,将面前的老鼠踢飞,怒道:“真丢脸!凭什么让它先打第一阵!”鼠将那胖胖地身子。

    被踢得飞上半空,随后又重重落下,在地面上,摔成了一团。

    它费力地爬了起来,回头怒视着猴将,紧咬尖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括:“猴子,你是一定要找麻烦,是不是?”猴将怒道:“废话!我什么找麻烦,我是本着兄弟友爱之心。

    对你谆谆教导,免得你一步走错,一夫足成千恨……”话未说完,便见鼠将满面怒色,伸手到口中。

    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啸!眨眼间,在地面上的大小洞窟中,都探出了尖尖的老鼠脑袋,叽叽吱吱的乱叫着,互相用鼠语传递着信息。

    猴将脸色微变,向后退了一步,怒道:“老鼠,你想怎么样?找帮手来我就会怕你吗?”鼠将怒视着他,伸手向前一指,吱地一声大叫,便见满地老鼠,迅速从洞中跳出,顺着鼠将的手势,疯狂地向猴将冲去!纵然猴子身形较大,也禁不住成百上千只老鼠猛撞,轰然倒地,被一大群老鼠站在身上,挥动小小的鼠拳,狠狠地打在猴将的身上!先前那只最大的老鼠见同族一举奏功,也跳了过来,先施了个法术,让猴将浑身无力,又命令部下老鼠一鼠抓住它一只猴指,让猴将无法捏法诀念咒,自己跳上猴头,挥起老拳,狠狠地砸在猴头之上。

    它生怕东山鬼王怪责,也不敢用尖利鼠牙伤了猴将,只带领大批部下,挥动鼠拳狠砸在它的头上,一边打一边怒骂,还不时跳起来在猴头上猛踩泄愤。

    被几百上千地小拳头打在身上,纵使是比老鼠大得多的猴子也禁受不住,痛得周牙酸痛,连声哀叫,当场被那群大老鼠挨在地上一顿胖捧,直打得昏了过去。

    第二部第十三章许仙的孀妻后面三个妖将都脸上变色,不由向后退了几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场火并,想不到一向贼眉鼠眼,躲在地下不敢出来的鼠将还有这等刚烈脾气和本领。

    鼠将骑在猴头上狠狠乱打了一顿,将一直以来受同伙欺压的火气大肆发泄一阵,犹自不足,跳起来振臂高呼道:“东山鬼王万岁!为了东山鬼王,我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不断地静进,千前进!打倒一切敢于我们为敌的家伙!”豪情壮志,如烈火一般,在他小小的心中燃烧。

    鼠将狂跳起来,望着太阳振臂大喊,凌云壮志,直冲云霄。

    它缓缓转过身,怒目看向九个站在一边膛目结舌的同伴妖将,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大步向金陵城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怒吼道:“既然大王派我做了这件事,我就一定要替大王扮好,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就算是粉身碎骨,也绝不后晦!”那些老鼠们都用后肢直立起采,看着慷慨走向人类城市的头领,小小的鼠眼中,都不禁热泪盈眶!这冲天豪情,影响到的不仅仅是老鼠而已。

    旁边九个妖将,也是深受触动,若有所思。

    其中触动最大的,莫过于虎将了。

    听到鼠将的壮志豪言,他不禁虎躯一震,举目远眺,只见在通红的朝阳映照之下,那渺小的身影显得如此伟岸,竟然隐隐散发出王者之骑……在金陵城中,一处民宅之内。

    传出了女子哀伤的哭泣之声。

    一个头陀缓步走到那处民宅之前,仰头看去,却见那处民宅也是高宅大院,显然是富裕人家。

    只是门前挂着白幡,看上去是正在做丧事。

    那个年轻头陀摇头叹息,走上前去,轻轻扣门,扬声道:“请问面面人吗?”里面哭声渐息,停了一会儿,院门打开,一个美艳女子出来开门。

    红肿着双眼,仔细地看着那个头陀,问道:“请问大师到此,有何贵干?”那头陀抬手撩开自己脸上遮掩的乱发,仔细打量着开门地女子。

    但见此女一身素妆,戴着重孝,似是双十年华的模样,容貌清丽至极。

    简直可以说是美若天仙,身材也是窈窕性感,衬着素承,更显清丽诱人。

    她的头上,青丝云鬓乌黑发亮,上面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