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农女后我咸鱼了 > 157脱离木家的念头
    木婉青告别李婶子回家,正碰上木老太太和钱氏面色不愉地从她家里出来。

    木老太太‘哼’了一声从她身边经过,钱氏则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嘴里低声嘟囔着些难听的话。

    她脸色未变,心中不仅没生气,反而有几分欣慰。

    看起来这是没在刘氏那里讨到好处。

    能在这两人联手之下不吃亏,刘氏又进步了不少。

    她很欣慰,想来离刘氏彻底立起来那天不会太远了。

    经过这阵子的斗智斗勇,家里人和木老太太的相处模式已经基本固定下来了。

    木老太太每隔四五天来上一趟,揣着个小篮子要这要那,最后默默地带着一两斤青菜离开。

    开始的时候,木老太太还会说些恶毒无脑的胡话,什么都敢开口要,不给就骂人,贬低打压他们,尤其是刘氏。

    一般是李婶子和二丫娘帮着说话,当这两人不在的时候,木婉茹就承担起了反驳怼人的事情。

    木婉茹本来就不是什么文静的性子,前阵子不过是过得顺心了些,有了事情做,又没了能泄的对象才安分了些。

    现在木老太太上门来找不痛快,指责他们就罢了,还贬低指责刘氏,言语恶毒不堪,木婉茹当时就炸了,把木老太太都惊住了。

    那次木老太太被骂的狗血淋头,气的不行想卖惨,逼刘氏下场指责木婉茹不尊长辈。

    刘氏虽然为难,却也知道木婉茹是为她好,而且虽然言辞激烈了些,但大道理上并无过错,是木老太太在胡搅蛮缠。

    刘氏的这反应,让木婉茹挺直了腰杆,此后每次和木老太太吵架都不落下风。

    这也让木老太太看清了形式,知道拿捏不了他们了,所以后来就不再说太过难听的话,只是要东西,拿了东西就走。

    对他们来说,只要木老太太识趣,不再说胡话,做那些让人恶心的事,用一点点东西换一阵子安宁还是划算的。

    木老太太不是个慈善的人,相反她很是泼辣,甚至是恶毒,从前刘氏和原主他们没少被她磋磨。

    就算是现在,木老太太也只不过是暂时避让而已,实际在心里暗恨现在不是没分家的时候,也暗恨木老三不在,所以才拿他们没办法。

    现在的配合不过是等着木老三回来,好让木老三帮她出这阵子的气。

    但是那又怎么样?

    现在可不是从前的时候了。

    木婉青笑了笑,现在她有足够的实力,还有很多的钱,木老三这种只有蛮力没有脑子的人对她能有什么威胁?

    即便是木老三回来,她也不会怕,最多是有点儿麻烦罢了。

    木老太太想靠木老三拿捏他们一家,想再像从前那样欺压他们,把他们的钱粮都带走,是根本不可能再生的事情。

    不过没有必要让木老太太明白这一点,就让她继续这么妄想着装乖下去好了。

    反正,她也活不长了。

    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呢?

    木婉青这些天不忙的时候,已经把买来的那几本医书翻遍印在了灵识之中,闲暇时常参悟一番。

    不说把这方世界的医术全部掌握,也已经掌握了十分之六七。

    现在的她的医术,随便去镇上找个医馆做大夫都可以。

    再加上秘法第二卷快要修炼完成,对灵力的掌控能力更强了些,判断一个人身上有哪些病症并不太难。

    更何况,木老太太已然病入膏肓,寿命将尽了。

    木婉青回过神来,推门回家,院子里很安静,只看到刘氏一脸忧愁地坐在屋檐下呆。

    “我回来时碰到祖母和二伯娘了,她们脸色不好,是又来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了么?”

    刘氏回过神来,看到是木婉青时眼底划过一丝暖意,脸上的愁意也褪去许多。

    “青姐儿回来了,粮食收的怎么样,还顺利么?”

    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你祖母她们来,说你二伯家的收成不好,咱家收成不错,想要咱家一半的收成。”

    木婉青没说话,只看着她。

    刘氏面有忧色的继续说道,“我说这些粮食还要分给李婶子家,剩下的我们自己还要吃。

    如果她们种了十多亩地还不够吃,那我们家这五亩地还要分给别人家的,又如何够吃呢?”

    木婉青失笑,前一句是她故意让刘氏知道的,后一句是李婶子和木婉茹常说的。

    虽然这都不是刘氏自己想出来的,但刘氏能把这话说出来,还没被这两个她从前畏惧的人吓住,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

    照这样下去,脱离木家自立门户那天或许不会太远了。

    脱离木家的想法是近期才有的,她现没有木老三,一家人反而生活的更好,且自内心的快乐着。

    而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欢乐的时光加起来也没有几天,回忆里满满都是各种残忍和不堪。

    一开始她根本没往脱离木家的方向想,原主的记忆和出来时接触到的一切,都不支持脱离,甚至根本没有这个选项。

    而后来随着她对一切越了解,现这并非没有可能。

    男女和离的事情虽被大环境所不齿、排斥,但到底是存在的。

    和离之后女子的日子会更艰难些,如果没有母家的支持,和离后没有住所、没有稳定收入、没有人庇护,就会被无赖男人骚扰,还得面对三姑六婆的嘲讽嬉笑、挤兑欺负等等。

    但如果有自己的居所,有一大笔存款傍身,还有稳定收入,更有实力强大的人同住,很少出门见人,这样的日子会难过么?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如此,后顾之忧就算没有了。

    还有因果方面,如果不直接出手而是潜移默化顺势而为,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那么她在其中牵扯的因果并不会很大。

    她和木老三的因果没有与刘氏的因果那么深,倒时候找个人多注意一番木老三,关键时刻帮一把照应一下就差不多了。

    但真要促成木老三和刘氏和离,让一家人脱离木家,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主要难在改变一家人的观念上,其中最重要也最难改变的一个人,就是刘氏。

    观念这种东西,不是说一句话就能改变的。

    刘氏的自卑懦弱自轻几乎刻进了骨子里。

    木婉青从初到这方世界的时候就开始试着潜移默化地改变刘氏,到现在也不过是堪堪让刘氏学会拒绝那些不合理的要求而已。

    还是在多人多日来的暗示,连托词都帮她想好的情况下。

    想要刘氏坚决果断地要求和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木婉青叹了口气,顺势而为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